将故事吧添加到收藏夹 收藏 将故事吧设为主页 设为主页 中国最干净的中文故事网站 感谢故事吧的网友的热心支持,您的关注与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故事吧温馨提示 gushi8 温馨提示: 故事吧欢迎您的光临!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 注册 忘记密码 正在登录,请稍后……
今天是:2022 年5 月29 日,Sunday
故事吧搜索
 

遇见悠神人

作者:鬼姐姐   时间:2014-04-01   阅读次数:1288   评论:0 次   我要点评   分类:鬼故事

这从前啊,有座山,山上啊,没有庙,也没有老和尚和小和尚。为啥没有呢?答案就是,本来就没有!山上虽然没有庙跟和尚,却住着个神仙。话说这天神仙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于是就来到城里溜达闲逛。他来到钟山寺前一看不禁笑了。

那寺门口的台阶下路旁,一张破旧的小桌,上面放着笔墨纸砚,一个落魄书生站在桌后,满脸通红的垂着脑袋大气不敢出。

此时一位姿容秀丽的妙龄女子被一俏丽小俾轻扶着从他摊前款款走过,女子走过那书生才抬起头来深情的望着,直至女子的身影隐入来往入寺上香的人群中他还踮着脚痴情地望着。

这时旁边的一小贩笑道,书生,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周围的小贩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书生胀红着脸讪笑着说,莫笑,莫要取闹!小贩们看他囧样又是一阵哄笑。

神仙慢悠悠地来到书生摊前,书生立刻殷勤着说,老人家是要代写书信么?

神仙点点头,书生立刻研磨提笔笑着说,好好,不知老人家要写与何人呢?

神仙干笑两声说,给我儿子,他在金陵做事。

书生说,好,那您说。

可书生埋头提笔可等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他纳闷儿地抬起头发现面前的老者正绕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神仙看他相貌平平,且有些木讷,再联想到刚才那位富家小姐,神仙脑中不由浮现出两只动物,一只蛤蟆,一只天鹅。

书生看他目光灼灼盯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自在地看了看自己是不是衣服破了还是怎么的,检查了一下也没有呀,他挠挠头小心叫道,老人家!老人家!

神仙回过神儿来心中暗道,且先试他一试。

于是他做出为难尴尬地表情说,那个,书生啊,我想给儿子写封信。

书生笑笑说,嗯,您方才已说过了,您说,要写些什么?说着书生又提起了笔。

那神仙连忙拦住不好意思地说,不忙,那什么我……没有钱啊。

书生一愣,看他邋里邋遢的,粗布衣衫上打着补丁看样子确实也是个穷苦人家,书生叹了口气笑笑说,不妨,我不收你钱就是了。

神仙暗暗点头,做出一副欣喜的模样连忙称谢,不等书生反应又说,信先不急着写,老汉厚颜想请书生再帮个忙。

书生问到,帮什么?

神仙讪笑着说,些许小事,如果愿意且随我来。说完转身就走了。

书生只觉莫名其妙,略微迟疑了一下心想好人做到底也就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一僻静之处停下,书生纳闷儿,老人家,到这里做什么?

神仙呵呵一笑说,其实啊,我是个神仙……片刻之后,书生激动得满面通红,手舞足蹈道,精彩!太精彩了!您老是跑江湖的吧,幻术真是出神入化呀!

神仙……

又过了片刻,书生头上顶着两个包一只熊猫眼痛哭流涕道,神仙帮我!

神仙撇他一眼哼道,帮你什么?

书生可怜兮兮地指了指神仙的手上,神仙心中顿时不悦不过面上并未表现出来,他伸出手笑呵呵地问,你要这金子呀?

神仙手上的金子是刚才为了让书生相信自己是神仙而使了招点石成金,还来了个隔空取物,隔空取来街上一包子铺的包子,并让书生去确认了下顺便付了钱。

书生摇摇头带着哭腔说,您老隔空取来10个包子,一口气就吃了9个,您可不能再吃了!剩下的那个留给我吧,我还没吃饭呢。

神仙不禁老脸一红说,你不要这金子啊?

书生摇摇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神仙窒了一窒暗自嘀咕,真是个呆子。

他把包子递给书生,书生道了声谢立刻狼吞虎咽。

神仙挑了挑眉毛说,书生啊,你是不是喜欢那程家小姐,程玉兰啊?

书生一听登时噎住一阵猛咳,期期艾艾说不出话。

正在这时,不远的街上莫名骚乱起来,孩子哭大人叫纷纷向前奔跑,好些小贩儿连摊子都不顾收拾了,好似后面有什么凶猛野兽怪物一般,一时鸡飞狗跳。

神仙和书生转头看向街的另一头一下了然,只见两个穿公服人员,两人的胸前各写着一个大字,一个是“城”,另一个是“管”。这字写得飞扬跋扈,端是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人也如其字,两人手提棍棒见人就打见摊就掀,其中一个还拿了个布袋沿街搜搂着小贩们的货物。众人皆是敢怒不敢言。

神仙见此情形怒骂一声,打了个响指向前一指瞬间窜出一条恶犬,直扑城管,上去就咬,顿时城管鲜血淋淋惨叫不已。

城管惨叫着落慌而逃,恶犬后面紧追不舍,两人边逃边叫,狗爷爷饶命!

众人看得是眉飞色舞拍手称快,真恨不得这畜牲咬死这两个畜牲不如的东西才好。

书生也看得直叫好,神仙一脸得瑟道,此等宵小就该这么治!我说书生啊,咱们接着说。

书生一听不禁又不好意思起来。

神仙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书生作了一辑道,小生姓方,单名一个维字。

神仙慢悠悠道,小维啊,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那程小姐,但你觉得你俩有可能么?

书生无奈叹了一口气,面色黯然。

神仙又道,其实你也不无可能。

方维猛然抬头,此话怎讲?

神仙双目半阖道,只要你中了状元,不就迎刃而解了么?门当户对呀。

方维一听黯然神伤道,谈何容易,吾已进京赶考三次,唉……不提也罢。

神仙呵呵一笑说,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看你心地良善,如你愿意我可助你一臂之力!

方维一听先是一喜但很快又冷静下来,他来回踱着步显然心中在做着激烈的挣扎,神仙冷眼旁观心中甚是满意,如果他要是立即答应那这事也就到这里了。

神仙了解他的心思说到,其实你不必纠结,以你的功底其实是可以考上的,只是近些年来奸臣权贵扰乱朝纲,暗箱操作你才会数次落榜,我帮你只是帮你清理这些猫腻,还要凭你的真本事。

方维听他这么说心中释然不少作了一辑道谢。

神仙呵呵一笑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来说到,骚年,我看你长得人模狗样儿,乃是百年一遇做狗官……呃,好官的奇才,我看与你有缘这本秘籍就赠予你好了。

方维接过这本秘籍一看,只见封面上写着一行大字——论如何构建和谐社会,作者:专家教授。

方维好奇道,这专家教授何许人也?

神仙眨了眨眼神秘地说到,悠神人也!(忽悠神人)

方维一听“神人”二字只道这是某位神仙的著作立刻小心地收好。

神仙突然脸色一变,认真严肃说到,小维啊,这本书你要好好瞧瞧,你能做多久的官,你能和程家小姐在一起多久全看你对这书的了解与领悟,我告诉你这本书的精髓就在第一页。

方维一听忙拿出书来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神仙说,不急,等你做了官再看也不迟。你务必要清楚天下没有免费的包子,如今这世道你本无机会,逆世势而行所以也许你会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是福是祸实不好说!当然,这也要看你如何选择如何做了。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你记得明年进京赶考,以后就全看你自己了。

方维郑重的点了点头作辑道,多谢指点,小生感激不尽。

神仙微微一笑面前忽然腾起一团白雾,等雾散了那神仙也没了踪影。

来年方维进京赶考高中状元进了翰林院,方维也终于如愿以偿迎娶了程家小姐,夫妻恩爱。一年后因皇帝赏识被外放于江南任一方知县,在众人看来这人真是前途无量。要按照童话故事里讲,从此过上了混吃等死的幸福生活。可方维一直牢记着神仙的话,不敢大意,他害怕会有哪天失去这一切,于是他一有空闲就苦读那本“秘籍”。渐渐他发现这书中所讲某些如果真能落实那真是对百姓大有好处,但要做到却困难重重,他似乎明白了神仙为何给他这本书,那是要他造福于民呀!一种强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

又过数载,方维向皇帝上书,就当前朝政的弊端提出改革措施,提议构建和谐社会疏,皇帝下旨嘉奖,方维大喜又上一道,可这次奏章奉上久无回信。于是方维又上了第三道。

过了两月,一天,方维京中同窗遣人捎来书信,信中说,方维的三道奏折惹恼了皇帝,朝中又有小人馋言,说他妖言惑众招揽民心,使其管辖之地百姓几乎只知方知县而不知皇帝何许人也,其心不轨昭然若揭。皇帝已下决心严惩,方维恐有抄家灭族之祸。由于方维这些年不懂官场经营得罪不少同僚,可以说在官场那是格外的“鹤立鸡群”倍受孤立,得罪的那些人在京中有背景的在皇帝面前能有什么好话?于是皇帝对方维由赏识到反感最后到彻底厌恶。

方维看罢一下瘫坐在椅子里,面色惨白半晌才缓过来。

他冷静下来沉思着,不管自己怎样,他不想连累到妻儿。最后他想到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休妻。

虽说这个办法几乎全无可能可行,但如果自己求好友运作一下也不是没有一丝希望的。

他强打起精神含泪提笔写了封休书,遣人叫来妻子。

程玉兰来到后,方维吐出一口浊气咬牙道,你走吧,从此你我不再是夫妻,再无瓜葛。

程玉兰一下懵了,这句话好似一道晴天霹雳,程玉兰急忙问道,夫君为何这么说?

方维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狠下心说,不要再问,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娘子,休书在桌子上,走吧!

程玉兰看到桌子上果然有封休书心知方维当真要赶她出门,眼泪瞬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簌簌落下,良久程玉兰哽咽着倔强问到,一直以来奴家恪守妇道,在家相夫教子,不知这“七出”里犯了哪条使夫君生厌以至于要休了奴家?

方维强忍心痛做出不耐烦地样子说,别问那么多!我想休你便休了!快滚!

程玉兰见方维如此绝情不禁绝望地想到丈夫变心想必是看上了谁家千金要把自己这块绊脚石踢开。

程玉兰毅然决然道,既然夫君如此绝情,那奴家便不再言,然奴家何错之有?是以休书万不能受,事到如今奴家唯以死明志!

说罢程玉兰夺门而出撞向廊柱,方维大惊急忙窜上去,及时拉住了程玉兰。

程玉兰痛哭流涕百般挣扎只求一死,方维竭力阻止好言安慰,可程玉兰哪里肯听。

最后无奈方维拿出了那封书信说出了实情,程玉兰听了知道丈夫是为了不让自己受牵连才要“休妻”,感动的热泪盈眶,同时表示愿与丈夫同甘共苦,不离不弃!方维苦苦相劝无果,程玉兰反而安慰他,信中只说有可能,情况或许没那么糟呢。

此刻方维脑中反复涌现着神仙对他说得话,心中暗想,决不能有一丝侥幸,自己怎么样无所谓但绝不能连累到妻儿。

于是他说,那你领着孩子出去避一避,等过一段时间要是没事再回来。

程玉兰还想拒绝,方维毅然道,不要再说了!就算不为你我想想咱们的孩子!程玉兰不说话了,低着头紧抿着嘴,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方维轻轻搂住妻子,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相拥着。

方维心中是多么希望时间在此停止。

夜幕时分,方府门前,程玉兰梨花带雨抱着熟睡的儿子坐在马车上,方维借着灯光不舍地看着妻儿,良久方维深深叹了口气,把那休书递给程玉兰说,拿着,或许……可以有用。

程玉兰犹豫许久最终接下。

方维闭上眼睛狠下心一摆手重重吐出一个字,走!车前衷心老仆含泪拜过驾车前行。此时程玉兰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方维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一下子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踉跄了一下向后倒去,幸好被身边的人扶住。

马车缓缓走到一座小桥上,程玉兰唤住老仆,贴身丫鬟将她轻扶着下了车,她站在原地望着家的方向,苍白的月下带着哀伤的脸庞显得更加落寞。

过了许久,程玉兰从怀中取出那封休书,凝视许久扔在了清冷的河水中。

程玉兰离开半月有余,朝廷钦差就到了方府,方维被罢官抄家贬为庶民。

方维本以为会十死无生,当钦差宣读完圣旨后他猛然抬头惊喜的表情瞬间布满脸上,众人见了皆摇头叹息,这人疯了!

方维喜极而泣,当不当官他不在乎,荣华富贵他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只要能在一起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做一乡间野夫那又如何。

方维连夜赶去与妻儿汇合,可当他寻到妻儿后让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程玉兰担心着自己的丈夫所以走得并不远,在一小县城落脚,方维赶到那里兴冲冲地跑进程玉兰所租的小院,他一进去就看到衷心的老仆,他笑呵呵地打了声招呼,但老仆并没有回应,只见他愁眉苦脸地叹着气喃喃自语着,也不知大人如何了!

方维呵呵笑了一声说,没事了啊。可那老仆还是没有理他好像就没看到他一样。方维有些恼火,心想这才几天,就这么放肆了还好意思说惦记着家主。

方维呵斥着去抓老仆的胳膊,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手直接穿了过去抓了个空。

方维一下呆住了,他又试了几次都是这样。

方维冒了一头冷汗自言自语地问,这……到底怎么回事?方维愣了一会儿转身又跑进屋里,只见程玉兰已哄睡了儿子坐在床边暗自垂泪。

方维心疼不已赶上前去唤着程玉兰,他想抱住妻子,可手却穿身而过。

此时正是三伏天,但方维却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寒冬。他颤抖着叫了几声,但程玉兰毫无反应。方维彻底抓狂了!不管他怎样嘶吼可程玉兰都听不到,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成了鬼了么?

随后几天方维明白了,只要他接近程玉兰他就会变成透明人,程玉兰始终是看不到他,听不到他的,哪怕他就在她的身边,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对于程玉兰来说,方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她已得到消息方维只是被罢官,人却是没事的,程玉兰苦寻却寻不到一丝踪影,只能每日以泪洗面。

方维无奈又回到钟山寺前,摆起小摊为人代写书信,当初他就是在这里遇到那个神仙,他希望能再遇到神仙好问个究竟。

方维苦等数月无果,直到有一天,方维在自己的小摊上发现无故多出一张纸,上面写着:秘籍精髓你可领悟?做人做官,当圆则圆,当方则方。去县衙罢。

方维大喜急忙赶到县衙。

此时县衙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百姓。

方维挤进人群,看到有两个小斯扯起一张一人多高的红布,红布后伴随着衙役的号子杀猪般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而在堂下跪着一白发苍苍的老汉和一个年轻人,应该是一对父子,他们面前的地上是一堆铜钱。父子二人流着泪正一枚一枚地数着。旁边站着一青帽小斯,阴阳怪气地对父子二人说,数仔细了!别到最后说我家公子没赔够你钱!

方维看那小斯面目可憎,问身边的人这是怎么回事。旁边有人告诉他,堂下那老汉的孙子前日在街上玩耍,被李家公子纵马踩死,刚刚县太爷判案,说为响应朝廷号召构建和谐社会,特判李家公子三十大板,赔偿2两银子给那父子。这李家公子也真够可以,特命下人拿来一堆铜钱让这父子当场数。

方维听了大怒,这不是刁难人么?一条人命就值2两么?众人听了都不禁摇头叹息,皆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方维又问,这是哪个李家?一人答道,你不知道么?他爹在京城做官,他爹叫李缸,字双姜!方维一下了然。

这时杀猪声停止了,两个壮汉抬出了那李家公子,李家公子趴在担架上,面目狰狞像个十足的疯子一般吼道,让他数!一文一文的数够了!小斯急忙应了一声。

李公子被抬到门口时,众人被两个小斯驱赶着让出一条道路,李公子哼哼唧唧地趴着,臀上一片殷红。

忽然人群里有人奇怪道,这李公子屁股上怎么有鸡毛啊?方维也看到那李公子臀上确实有一根鸡毛,很是扎眼。

一小斯急忙拿了个毯子盖住朝说话的人狠狠瞪了一眼。

众人面面相觑一下了然,看着远去的李公子一行人有的摇头叹息有的破口大骂。

这时有人说到,这就是和谐社会?旁边的人答道,说说而已,你也信?方维听到这儿一个激灵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急忙赶回家中拿出秘籍,翻到第一页,看了许久突然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接着一把把那书撕得粉碎,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方维终于明白了,这第一页第一列连起来是:和谐社会说说而已何必当真!

又隔数年,程玉兰相思成疾郁郁而终。

PS:此篇写于去年,李大公子案闹得沸沸扬扬,再加之城管兢兢业业勇赶李大公子勇上头条之时。

有人说我矫情,有人说我愤青,随便啦,爱咋地咋地,我就想写点故事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现在闲时在网上溜达看新闻啥的,评论永远都比新闻精彩,真实应了那句林子大了啥鸟儿都有。

就好比马航失联,网上登出机上一河南女乘客的相关新闻,评论里有不少人说什么“有钱烧的,活该之类的”

我想说,不管有钱没钱,生命都是一样宝贵的!将心比心试想一下,如果是你自己的亲人遇到这样的事还能说得出那些毫无同情心伤人的话么?

如果有人跳出来说,我敢!那好!我佩服!我认为你丫肯定不是亲生的!你爹你妈肯定另有他人!或者是争家产都争到到这么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最新评论更多评论>>

沙发空缺,还不快抢~~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用户排行

一月排行

暂无数据,敬请期待!